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滨州白癜风传染么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16:06:4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滨州白癜风传染么,曲松白癜风医院,北京治疗白癜风全套多少钱,烟台治白癜风的西医,黑龙江白癜风症状,凤县白癜风医院,山西白癜风病因

  (原标题:福州仓山:“拆”出“和谐三重奏”)

  新华社福州7月26日电 “五条在建和规划在建的地铁将纵横于仓山区,征迁已经是政府绕不过去的工作,近年来年均交地达5000亩以上。”日前,在福州市仓山区委办公大楼,区委书记蔡福勇指着地图对记者说。

  5000亩相当于333万平方米,仓山区作为福州城区最大的平原区,面对如此繁重的征迁任务,政府工作会不会很被动?带着疑问,记者近日在福州市最大的旧改项目——三叉街旧改项目征迁现场调研了解到,近年来,仓山区以拆迁工作为抓手,化“被动”为“主动”,让涉迁群众“愿意拆、盼着拆、配合拆”。一大批高素质人员在挨家挨户摸排过程中,与基层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通过征迁工作化解了社会矛盾,上演了项目加速度、干部精气神和群众满意度的“和谐三重奏”。

  四位一体“拆”出加速度

  “我在二楼会议室,有问题的可带上来。”仓山区委副书记翁国平在微信工作群对他的队员们说。不一会儿,征收10组组长陈余(仓山镇干部)便带着她的先锋村产权认定难题跑了上去。

  这一幕发生在福州市近年来最大的旧改项目——仓山区三叉街旧改项目烟台山指挥部的现场。在这里,有四拨人马驻扎,分别来自指挥部、区、街道社区和征征收公司。翁国平则是这里的指挥长。

  资料显示,三叉街房屋多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建筑结构为混凝土预制板房,大部分房屋已属危房,抗震系数低、安全隐患大。今年3月21日,福州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同意启动三叉街旧改项目征收工作。

  作为福州市近年来最大的旧改项目之一,此次旧改总涉迁户数约5964户,总占地面积约505亩,率先启动的一期涉迁面积约36.1万 ,涉迁户数约4646户,征收工作由仓山区五大指挥部之一的烟台山指挥部负责。

  仓山区委书记蔡福勇介绍说,仓山区作为福州新区核心区、福州自贸区重要区块、海丝战略枢纽城市的门户,坐拥“五区叠加”的战略机遇,同时,福州98.62平方公里的可建设面积让仓山成为福州征迁主战场,开发新热土。

  近年来,仓山区政府在拆迁工作中一直秉承“指挥靠前”的原则。根据区域分布相继成立三江口片区、东部片区、建新金山片区、奥体片区、烟台山片区等五大指挥部,指挥长分别由区四套班子成员兼任。

  “一个拆迁项目一个领导负总责,一个指挥部包实施,形成指挥部总牵头,区下派工作组、拆迁实施单位、街道、社区工作人员组成的'四位一体 征收组织体系。”一向喜欢把管理干部比喻成带兵打仗的蔡福勇说,“这叫组团作战,集团攻坚。”

  在三叉街这场战役中,仓山区委总计抽调了50名机关干部,108名街道社区干部,与征收实施单位人员一起组成了十个组,组长则由科级干部担任。

  为确保队员在给群众做工作时,对征收政策了如指掌,指挥部专门组织了五天的岗前培训,邀请征收经验丰富的干部详解政策,分享征收心得。有着26年兵龄、仓山区科技局副局长刘建平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  作为“拆迁界”元老级人物,他此前参与了市二医院医疗发展项目、奥体片区台屿旧改项目、朝阳路共和路旧改项目等八个项目的征迁工作。其中,朝阳路、共和路旧改项目均属于福州市2016年8月启动的“抓征迁、促落实”百日攻坚项目。

  在这场百日攻坚战中,仓山区完成交地4374.91亩、拆迁面积135.11万平方米、征迁户数4587户,以日均拆迁1万平方米的速度,提前完成征地拆迁和项目建设的目标任务。其中,朝阳路共和路旧改项目创造了100%签约,100%搬家封房的骄人战绩。

  此次,刘建平被再次抽调到三叉街旧改项目担任一组组长。他对记者说,拆迁动员工作比较琐碎复杂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诉求。我们最重要的是把政策研究透,站在群众的角度想问题,听听他们有什么困难,担忧什么,能给的政策尽量给,让群众得到最大的利益。

  对“四位一体”工作机制发挥的效力,翁国平认为,机关干部对拆迁政策吃得比较透,街道、社区干部对拆迁群众的性格秉性、家庭情况比较熟悉,拆迁公司对房屋丈量、签约细则等工作全权负责,四者捆绑作业,“威力犹如'航空母舰 ”。

  事实证明,这艘“航空母舰”再次展现出不俗的实力。最新数据显示,从5月20日签约期开始,到7月20日签约期结束,短短两个月,三叉街旧改项目一期已累计搬迁封房、签订协议达4448户,签约率达95.7%。

  细致管理“拆”出精气神

  “没有为民的情怀,是干不好拆迁的。”这是蔡福勇反复强调的一句话。

  因为,拆迁难。从房屋面积到补偿安置到调解家庭纠纷,事无巨细,错综复杂,甚至“很多涉迁群众一开始都是骂着进征迁指挥部大门的”。

  因为,拆迁累。“白加黑,五加二”是必须的。“很多涉迁群众是上班族,白天家里是没人的,只能等到傍晚六七点,他们吃了晚饭,我们再上门和他们做工作。”“敲门不让进,吃闭门羹是常有的,凌晨回家也是家常便饭。”

  又难又累又没有加班费,也不能给奖励,这份被世人看作是“天下第一难”且“累成狗”的工作,记者在烟台山指挥部,听到最多的却不是埋怨,而是“有成就感、很充实、有意思”。

  刘建平说,拆迁动员是天底下最有意思的事。人很累,但心很顺。他指着群众送给他们组的八面锦旗,笑道,“这可不是骗过来的,是群众主动送的。”

  人称“醒爷”的仓山区商务局普通干部林醒,被誉为“拆迁界”的四朵金花。她说,“当拆迁群众从骂我们到后来谢谢我们,我的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满足。”

  仓前街道人大工委主任杨超最喜欢听拆迁群众说“杨超,你真是一个好人”。当向记者描述这个场景时,他的嘴快咧到了后脑勺,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。“在那个时候,所有的委屈和累,你都觉得很值得。”他说。

  除“为民”情怀,柔性细致的管理是激发干部“精气神”的另一大原因。

  在征迁现场,有这样一些小细节:福州夏天特别炎热,为了怕队员们中暑,指挥部安排食堂每天给队员们熬一大锅绿豆汤解暑;按照规定,每名队员的餐费标准最高不超过15元,为了让队员们吃好,食堂都是按照实实在在的15元标准上菜的。

  每天中午,只要在指挥部,翁国平都要和组长们一起吃食堂,听听每组遇到的问题,了解签约的进展,该鼓励的鼓励,该鞭策的鞭策。

  在指挥部大院,有很多公示栏,其中一面就是各组成绩公示栏,包括每组每天的签约数、封房数、入户测量数等。其中有一面成绩公示栏就摆在每天就餐时必经之地的食堂大门口,每天更新;在微信工作群,这样的公示到了关键时期,会一天更新好几次。

  翁国平说,作为指挥长,我需要换位思考,队员需要什么,能为他们做什么。虽然能给队员的很少,但能给的尽量给,能做的尽量做。要让队员们感觉到,他们的辛苦你知道,你在尽力。同时,仓山人有强烈的集体荣誉感,“劳动竞赛”工作机制让各组更有紧迫感,形成了“你追我赶”的良好局面。

  此外,对于表现优秀的抽调干部,因为无法给予物质奖励,仓山区对他们给予的更多的是精神奖励,荣誉加身,并在干部提拔重用上优先考虑。

  刘建平说,因工作表现突出,他连续五年公务员考核评为优秀,一年优秀可以增加半年工龄,五年优秀相当于增加了二年半的工龄,“我是副团转业,到今年,我已经享受处级待遇了。”他高兴地说。(记者刘芳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滨州能否治疗白癜风